陈律师:15750953375

家庭暴力

时间:2020-07-30

  在离婚纠纷案件中,夫妻闹上法庭离婚一般来说实在是过不下去了,但如一方不同意离婚法院对第一次起诉离婚基本上是判决不准离婚,但我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了几种可以直接判离的情形:“(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家庭暴力是当前许多家庭长期存在和忍受的问题,因家庭暴力而被法院直接判决离婚也占据离婚案件极大的比例,且受害者还可以主张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赔偿,因此如何在诉讼当中让法院认定存在家庭暴力是受害者能够顺利离婚的关键,为帮助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早日脱离苦海,本文通过裁判案例分析法院认定家庭暴力的常见证据种类

海口离婚律师:家庭暴力认定依据

  1、录音证据、照片和就医记录

  (2014)一中民终字第08294号:原审法院判决认为:就王×主张张×对其实施家庭暴力的问题,张×虽主张其不存在家庭暴力的情况,仅是在双方争吵中一时冲动之下打了王×脸部一巴掌。但是,王×提交的照片中其双眼部区域淤血青肿;2013年9月24日海军总医院门诊病历载明王×查体情况为双眼部区域明显淤血,鼻骨未见明显异位,诊断结果为鼻挫伤;而录音内容反映出张×认可其曾对王×进行过殴打,并表示动手打人不对。鉴此,综合上述证据,可以认定张×曾对王×实施了家庭暴力,且张×于2013年9月对王×进行殴打时,王×正处于怀孕期间,张×作为丈夫,在妻子怀孕期间应悉心予以照料,而其却在此时对王×进行殴打,其此种行为必定会对王×的身体和精神等方面造成较为严重的伤害,故张×应向王×赔偿一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但王×主张的抚慰金数额过高,法院酌情判令张×向王×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2、伤情鉴定、就医记录和询问笔录

  (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7109号:原审法院查明:关于张某是否存在家庭暴力行为。邱某主张张某多次对其实施家庭暴力行为,其中2012年11月21日双方争执导致邱某l3椎体右侧横突骨折已构成轻伤,张某确认当天曾与邱某发生争执,但否认其殴打邱某致其受伤,张某未就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派出所的询问笔录显示邱某受伤后曾报警求助,法医鉴定结论亦证明邱某确曾受伤且伤情较重,邱某受伤后多次前往医院对其腰伤进行复诊并有相应病历记载,邱某的上述证据已形成有效证据链条,证明张某殴打邱某致其轻伤,故邱某关于张某存在家庭暴力行为的主张,法院予以采信。

  3、报警记录、保证书和伤情诊断

  (2015)曲中民终字第848号:本院认为,二审中调取的2014年6月30日周某的“接处警记录表”与一审中调取的2014年9月5日询问笔录、鉴定委托书均系公安机关出具,形成于事发当时、本案诉讼开始之前,具有较高的证明力。报警记录及询问笔录、鉴定委托书及证人证言相互印证,足以认定2014年6月30日傍晚在依泰莲餐厅,二人发生争吵,被上诉人将上诉人打伤的事实,上诉人伤情经诊断为:1、左侧外伤性鼓膜穿孔。2、右侧面部皮肤擦伤。3、双侧上臂软组织挫伤。2013年12月1日被上诉人曹某自书的“保证书”中“今天我因情绪失控,第二次动手打你,犯下了极大的错误……如果我再动手,房子全划在周某名下,我净身出户。”证明在2013年12月1日及之前被上诉人曹某亦存在殴打上诉人周某的行为。被上诉人认为其“从来没有对上诉人实施过家庭暴力,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上诉人遭到上诉人长期、多次的侮辱、虐待、百般刁难、甚至是打骂,被上诉人为保证自己的生命健康权不受侵害,不得不做出一些自卫行为,但根本达不到家庭暴力的程度”的抗辩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4、出警记录、病历资料

  (2015)鄂丹江口民初字第01870号:经审理查明:2012年6月,原告沈某与被告谭某于经他人介绍相识,同年10月19日,双方在丹江口市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婚后,双方经常因家务琐事发生争吵打闹,2014年7月3日晚,双方因家务琐事发生争吵,当晚沈某左足外伤骨折,在丹江口市六里坪镇中心卫生院住院8天。2015年4月17日,双方发生争吵,原告沈某报警称遭到被告谭某殴打,警察出警制止。2015年9月19日,被告谭某因家务琐事殴打原告沈某,丹江口市公安局以被告谭某虐待家庭成员为由,对其拘留5日。本院认为:双方婚前了解不足,婚后因家庭琐事经常发生争吵,被告谭某多次殴打原告沈某,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依法准予离婚。

  (2016)桂03民终322号:本院认为:(三)丘某甲是否对杨某实施家庭暴力,是否需要赔偿杨某的精神损害赔偿金。本院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之规定,家庭暴力,是指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在本案中,根据出警记录、病历资料、医疗票据及杨某的陈述,可以认定丘某甲在婚姻存续期间对在哺乳期内的杨某实施殴打行为,并造成其身体和精神伤害,其行为属于家庭暴力。

  除上述证据外,警方出具的告诫书、行政处罚书,被殴打现场的照片视频,施暴者的忏悔书,邻居和居委会的证人证言等等均可以作为实施家庭暴力的证据,但尽量要能够做到多个证据相互印证,增加被法院认定存在家庭暴力的概率。另外,在司法实践当中,通常女方作为家庭暴力受害者一方提起诉讼比男方更容易被认定,因此如果夫妻之间女方对男方施暴,男方更需要保存证据,不要碍于情面而错失有用的证据。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